欢迎来到南京调查公司网站!
您的位置:主页 > 经典案例 >

委曲求全,老公仍频出轨

日期:2019/01/02 17:02

  很多年前,我父亲是一位受人尊重的老木匠师傅,他收了很多徒弟,宏生是最小的徒弟,但也是最聪明机灵的一个,父亲很喜爱他,就为我们做媒,让我和宏生早早地结了婚。

 

  在我们乡下的老家,这样结婚的青年男女也很常见,结婚后,宏生就随着别的师兄师弟们一起进城务工。

 

  头几年,宏生挣的钱并不多,但他每次回家都把攒了大半年的钱统统交给我,说:“老婆,将来我也要在城里买房子,把你和孩子接到城里去!”

 

  到我的大女儿上小学的时候,宏生真的把我们母女接到了济南。

 

  白天,宏生去上班,孩子去上学,我就在家里洗衣做饭;到了晚上,宏生和孩子都回家了,我们挤在租来的小棚屋里,一起说着话,做着将来在城里买房的美梦,心里居然美滋滋的。

 

  慢慢地,宏生自己组织起了一支小建筑队搞装修,还买了一辆小车。

 

  这在当年也算很风光了,许多人开始喊宏生“宏老板”,宏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发生了变化。不止一次,冬天的晚上,他和我依偎在单薄的被窝里,听着小棚屋外面呼啸的寒风声,发誓说:“总有一天,房子车子票子,别人有的我也都会有!”

 

  其实,宏生当时还有一个没有说出的念头,那就是,那些大老板们除了有房有车有钱,还有老婆以外的女人,他也想拥有,好像那样,他才算混出了个人样。

 

  一个男人成天在外,他脑子里装着这样的想法,他能不出轨吗?可是,我当初就是不相信。

 

  有一次,我们旁边开小商店的女老板娘提醒我说:“哎呀,你漂亮是漂亮,你得把你男人看紧点!”我还傻乎乎地觉得人家多嘴多舌,直到有一天,我去买菜,亲眼看到宏生把车停到路边,和一个女人搂搂抱抱的,才知道人家是话里有话的。

 

  当时我气得把一篮子鸡蛋都砸到他们头上,觉得他们太龌龊了!

 

  回到家,我收拾东西就要和宏生离婚,宏生当时就跪下了,说他就好比是偷了块豆腐,闹着玩的,人哪有不犯错的?他说:“老婆,我改!我一定改!你就原谅我这一次

 

  后来,宏生还负荆请罪到乡下老家,向我爸下跪认错,连我爸妈也劝我:“男人哪有不犯糊涂的?”闹到最后,我也就只好原谅他,毕竟孩子还小,真离婚了,孩子怎么办?

 

  老公再次出轨我爱他的心就彻底死了

 

 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,宏生的装修队已经扩大到一定规模,我们在城里买了两套房子,还把婆婆也接到城里来一起住,还生了第二个孩子,今年已经5岁了。

 

  可是,去年年底,我感觉宏生又不老实了,另一套房子里明显有别的女人住过的痕迹,他自己也老实承认了,说:“老婆,咱现在不缺钱了,你不能让我连一点享受也没有吧?”他怎么就这副无耻的德性呢?!我气坏了,吼叫着说:“我接受不了你,我只接受一个干干净净的男人!”我也不和他吵,就直接和他提出了离婚,我可以原谅他第一次,他如果还有第二次第三次,我的心就彻底死了!

 

  可是,那天去办离婚手续,到了地方,宏生又说他忘了带身份证,结果婚也没离成。

 

  他还和婆婆撒谎说年底装修特别忙,他先搬到另一套房子里住,等忙完了再回来。

 

  婆婆还信以为真,有几次,宏生晚上要回来住,我冷冰冰地不搭理他,婆婆还埋怨我说:“宏生在外面赚点钱不容易,你怎么成天给他脸色看?”我就和婆婆说宏生在外面有女人,婆婆不相信,宏生当着婆婆的面也死活不承认,离婚的事就先搁下了。

 

  接着就到了春节,我们一大家子都回老家去过年,看着老老小小热热闹闹的样子,我更没法提离婚的事。

 

  但是回济南以后,我就要求自己开一家小服装店,好歹将来可以养活自己。

 

  宏生拗不过我,只好给了我一点钱,我每天忙着店里的事,对他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

  可到了晚上,宏生还时不时回来住,当着婆婆的面,我也不能把他往外撵。

 

  有一天晚上,我想用他的手机给在外地上大学的大女儿打个电话,他像被蜜蜂蜇了一样,捂着手机不肯给我,一看就知道手机里有鬼!我本来对他一肚子怨气,他还这样贼心不改,我当时就火冒三丈,我说:“你根本就改不了!”宏生一副无赖的样子说:“改什么改?我就这样的人!”

 

  那天晚上,不管婆婆怎么劝我,我坚决要和宏生离婚。

 

  婆婆其实和我的关系一直不错,她对我这个儿媳也很满意,可是,我和宏生的事,闹来闹去,老人也很痛苦。

 

  最后,婆婆生气地一个人回老家去了,我爸妈听了风声也赶过来劝我,但这一次,我真的原谅不了宏生,我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。

 

  我爸妈见我铁了心要离婚,就要求宏生给我一套房子,大女儿归我,老二归他。

 

  宏生一听,马上跳起来说:“要我带老二我就不离婚,那么小的孩子我带不了!你要离也得再等三年!”

 

  我舍不得孩子却又不能容忍一个出轨的丈夫

 

  离婚的事,又一次搁下了。

 

  儿子暂时由我带着,上幼儿园的学费生活费,生病拿药的钱,宏生也一分不少地拿出来。

 

  到了周末,他也过来看孩子,孩子和他爸爸还特别亲热。

 

  当着孩子的面,我还得装着笑脸欢迎他回家,可我的一颗心要多难受有多难受,我恨不得把他推得远远的,一辈子也别见他!

 

  晚上,宏生还想凑在大床上和我们一起睡,我见了他那嬉皮笑脸的样子,就恨不得拿擀面杖把他赶走!宏生的心态还很好,他说:“老婆,我们一天没离婚就还是夫妻!”他自己呢,脚踏两只船,平常日子在那边房子里,偷偷摸摸地带着一个女人回家,还和我说:“老婆你要对我温柔一点点,我犯得着去找别的女人吗?”就是这样一个混账男人,叫我怎么接纳他容忍他?

 

  可是,婆婆一走,我自己开店又忙,孩子就照顾不过来。

 

  春天的天气忽冷忽热,孩子老感冒,他一感冒我就得陪着他上医院打针,就没办法去店里做生意,店里柜台费又特别高,我不去店里就得关门,关一天门就得赔一天钱。

 

  本来就是小本生意,我又是一个生手,生意上许多的事还不是很熟悉,赚的钱勉强养活我自己,如果再请一个人帮忙就没有赚头了,可是这生意还不能丢。

 

  我爸妈那边也指望不上,他们二老都是一身的病,这些年,没少花宏生的钱治病,以后就全得靠我自己了。

 

  上个星期,儿子又感冒了,发烧咳嗽折腾了一个多星期,宏生跑过来火急火燎地说还是叫婆婆过来看孩子,他说:“孩子多遭罪,你能不能不折腾?”我说:“你要可怜孩子,咱们干脆把离婚手续办了,儿子交给你!”宏生不吭声,孩子一听哇哇地哭了起来,以为妈妈不要他了!我一看孩子哭,心就软了,脑子里乱得像一团麻,婆婆真要来看孩子,这个婚一时半会儿又离不了了。

 

  可是不离就这么拖下去,什么时候是个头?宏生还老回来,还老以为他是个什么人物。我心里真是太纠结了,我真的不知道,这样下去到底该怎么办?

上一篇:没有了